• <tr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small id='y5KLoR79'></small><button id='y5KLoR79'></button><li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dt id='y5KLoR79'></dt></noscript></li></tr><ol id='y5KLoR79'><option id='y5KLoR79'><table id='y5KLoR79'><blockquote id='y5KLoR79'><tbody id='y5KLoR7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5KLoR79'></u><kbd id='y5KLoR79'><kbd id='y5KLoR79'></kbd></kbd>

    <code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code>

    <fieldset id='y5KLoR79'></fieldset>
          <span id='y5KLoR79'></span>

              <ins id='y5KLoR79'></ins>
              <acronym id='y5KLoR79'><em id='y5KLoR79'></em><td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div></td></acronym><address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legend id='y5KLoR79'></legend></big></address>

              <i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ins id='y5KLoR79'></ins></div></i>
              <i id='y5KLoR79'></i>
            1. <dl id='y5KLoR79'></dl>
              1. <blockquote id='y5KLoR79'><q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noscript><dt id='y5KLoR7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5KLoR79'><i id='y5KLoR79'></i>

                重庆高级焊接技师杨波 “九十八分才是及格分”

                2018-11-29 20:22:41 来源:色度新闻资讯网

                重庆高级焊接技师杨波——“九十八分才是及格分”

                【绝活看点】杨波,重庆市工业设备安装集团有限公司高级焊接技师。手持焊枪30余年,他研究推广了一大批异种材料焊接技术。

                手持焊枪,没有一丝晃动。16米高的管道内,重庆市工业设备安装集团有限公司高级焊接技师杨波在熔点1000摄氏度、像纸一样薄的覆层上,将1厘米处熔点为2000摄氏度、被腐蚀的钢钉融化,再将它们成功焊接……

                直径1米的罐体内,温度将近70摄氏度。杨波小心绕过罐子里的各种支架、管道,身体扭成了一个奇特角度。汗水顺着脸颊滴滴答答地往下淌,他手里的焊枪却没有一丝晃动。枪口喷出青色火焰,温度超过了2000摄氏度,火焰的舔舐下,钢钉一点一点熔化。“钢钉下面1厘米处的覆层,像纸那么薄,熔点只有1000摄氏度。”杨波说,“我的工作,就是要把2000摄氏度熔点的钢钉给融化了,但是熔点1000摄氏度的覆层,不能化。”

                有一次,一家盐业工厂发现制盐设备出现大面积锈蚀现象,直接影响生产安全,企业束手无策。要么更换整个设备,成本昂贵,同时企业停产;要么找焊工修复,但遭到很多业内专家婉拒。最终,企业远赴重庆,找到了杨波。

                杨波排查后发现,设备覆层和基层的连接处,几乎全部锈蚀,用传统方式修复,难度很大。经过周密分析,杨波决定,采用塞焊。从16米高的管道顶部,他顺着软梯进入内部。“找个角落把自己卡住,手要稳,电流更要稳。”杨波带领着好几名工人,认真摸索、研究。修复工厂所有罐体,花费了他们30多天的时间。“但相比换罐体而言,这次维修节约了大半年时间,还避免了上千万的损失。现在设备运行良好,厂家特别满意。”杨波说。

                可能在外行人看来,焊接难度并不高。“30多年前,我刚刚参加工作,也觉得焊接没技术含量。”杨波说,要感谢当时的师傅,教给了他技术,还教给他不断钻研、学习的习惯。“做一个优秀的焊工,要懂材料学、金属学、结构学,还得懂电学、力学等。虽然我文化水平不高,但是这些年我看了很多专业书,解决了不少技术问题。”杨波说。

                前几年,杨波参与了铝镁合金焊接技术的攻关。由于铝镁合金特殊的材质,焊接合格率非常低。通过查阅资料、不断试验,杨波成功试验出新的充氩焊接技术。“说起来不难。在焊口的周围,做一个30厘米直径的罩子。焊接的时候,在罩子里充氩气,保护周围,不用再像以前一样,在整个管道内充气了。”杨波说,“新技术的好处,一是能省90%的氩气,二是提升氩气的密度”,但也有不少难点,比如对温度的控制。具体到实践中,不同工作条件下,温度的需求大不同。“所以说,焊工是一个极需要经验的工种。”

                不止铝镁合金,钛及钛合金、镍及镍合金、锆金属材料等有色金属方面的焊接疑难,超大、超厚、超薄及特殊类材质的焊接疑难,30多年来,杨波也解决了不少。他带队的工作室,为企业培养了40多名焊接技术骨干。“没有哪个焊工可以说自己百分之百不出错,我徒弟的及格分是96分,我的及格分是98分。”杨波说。

                蒋云龙

                责编:赵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