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small id='y5KLoR79'></small><button id='y5KLoR79'></button><li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dt id='y5KLoR79'></dt></noscript></li></tr><ol id='y5KLoR79'><option id='y5KLoR79'><table id='y5KLoR79'><blockquote id='y5KLoR79'><tbody id='y5KLoR7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5KLoR79'></u><kbd id='y5KLoR79'><kbd id='y5KLoR79'></kbd></kbd>

    <code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code>

    <fieldset id='y5KLoR79'></fieldset>
          <span id='y5KLoR79'></span>

              <ins id='y5KLoR79'></ins>
              <acronym id='y5KLoR79'><em id='y5KLoR79'></em><td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div></td></acronym><address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legend id='y5KLoR79'></legend></big></address>

              <i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ins id='y5KLoR79'></ins></div></i>
              <i id='y5KLoR79'></i>
            1. <dl id='y5KLoR79'></dl>
              1. <blockquote id='y5KLoR79'><q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noscript><dt id='y5KLoR7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5KLoR79'><i id='y5KLoR79'></i>

                香港民间自发成立郊野义务搜索队:还家属一个心愿

                色度新闻资讯网

                2018-12-03 11:01:19

                中新网12月3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每年均有不少郊外失踪人口下落不明,有民间人士自发成立“郊野义务搜索队”,协助失踪人口家属继续搜索,希望得出一个结果,还他们一个心愿。

                据报道,香港社会福利署12月2日举行“义工运动”嘉许礼,而为庆祝“义工运动”20周年,社署与香港电台联合制作一辑8集的实况剧集《义想天开》,通过改编不同义工的真实经历,向公众推广“人人做义工,生活不一样”的信息。

                2日剧集故事中的3名义工,包括“郊野义务搜索队”、“小区服务导游队”及“BB医生”的负责人分享了他们做义务工作的经历。

                因警队探员失踪事件启发“组队”

                2005年警队休班反黑组探员丁利华独自在西贡登山时迷路,打电话求救后信号中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警方出动大量警力,连续10天在可疑地点搜索未果,最终放弃行动,丁利华的下落至今仍然成谜。

                当时刚退休不久的前警务处高级督察凌剑刚,与一班同事和登山爱好者组队上山义务搜救,“我曾负责西贡山区的反山贼工作,觉得没理由失踪十几日都找不到,于是致电上司,希望提供协助。”无奈搜索2年无果。

                事件启发他在2007年创办“郊野义务搜索队”,希望通过经验和专业知识,协助搜索郊外失踪人士,最近更获社会福利署与香港电台收录为实况剧集《义想天开》故事之一,向公众推广义务工作。

                凌剑刚表示,现在搜索队核心成员有20多人,包括退休和现役纪律部队队员、民安队员、登山爱好者,无线电或电脑技术专业人士等。每当特区政府部门放弃搜索,队伍便开始介入继续搜索,早前滑翔伞爱好者钟旭华在大屿山失踪,搜索队也有份参与搜救。凌剑刚坦言,结果多是寻到遗体或枯骨,只有两宗在短时间内找到生还者,但经历28年的警务人员生涯早已习惯。

                尽管如此,搜索行动也并非毫无意义。其中一宗在2009年发生的个案,当时一名患有脑退化症的老人失踪,儿子悬赏100万元港币寻母。凌剑刚回忆称,失踪者儿子在1年后才向搜索队求助,队员在多番调查下,得知失踪者在案发前提及与旧邻居见面,并证实她曾乘坐小巴到达一处山坑。

                虽然最终仍无法寻得下落,但至少让失踪者家属放下心结。

                凌剑刚还提到,失踪者家属并非专业搜救人士,往往会没有系统地搜索个别地点,干扰到现场痕迹,因此搜索队最初会向家属作出保证,“我们一定会帮你彻底做”。

                停止搜索前会向家属交代

                凌剑刚指出,并非每次搜索都能找回遗体,每一宗个案在停止搜索前,都会与家人交代理由,并进行心理辅导,“譬如被水流冲出公海,我无可能做到,或者化成枯骨被冲走,也没机会求证。”

                他强调会以科学化的数据分析和专业调查,让家属明白如何得出结果。

                搜索队成立11年来处理不少案件,唯有丁利华的案件仍未解决,因当初资料太零碎和难以掌握,但至今仍未停止搜索,“他失踪的地方是我工作4年、很熟悉的郊野,若数据分析正确,没道理找不到。”凌剑刚说,搜索队在过去13年,将整个西贡分作34个1平方公里的小格,以13年时间逐格搜寻,目前只余数格。

                被问到是否会感到遗憾,凌剑刚直言只能“尽人事,信天命”,希望失踪者家属能够放下心结,“尽了力就已经不会觉得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