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small id='y5KLoR79'></small><button id='y5KLoR79'></button><li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dt id='y5KLoR79'></dt></noscript></li></tr><ol id='y5KLoR79'><option id='y5KLoR79'><table id='y5KLoR79'><blockquote id='y5KLoR79'><tbody id='y5KLoR7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5KLoR79'></u><kbd id='y5KLoR79'><kbd id='y5KLoR79'></kbd></kbd>

    <code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code>

    <fieldset id='y5KLoR79'></fieldset>
          <span id='y5KLoR79'></span>

              <ins id='y5KLoR79'></ins>
              <acronym id='y5KLoR79'><em id='y5KLoR79'></em><td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div></td></acronym><address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legend id='y5KLoR79'></legend></big></address>

              <i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ins id='y5KLoR79'></ins></div></i>
              <i id='y5KLoR79'></i>
            1. <dl id='y5KLoR79'></dl>
              1. <blockquote id='y5KLoR79'><q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noscript><dt id='y5KLoR7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5KLoR79'><i id='y5KLoR79'></i>

                45名孩子组成孤儿班 50岁“妈妈”守护成长

                色度新闻资讯网

                2019-03-07 18:13:48

                中新网六安3月7日电 (夏莹)“爷爷,我不想让你走。”10岁的小慧眼里噙着泪,在校园里牵扯着爷爷的衣角。在安徽金寨县仙花实验学校的“孤儿班”,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每在这时,陪伴他们的“校园妈妈”,会将他们搂在怀里,轻声安慰。在孤儿班里,每张笑脸的背后,都有着一段心酸的经历。

                不同的孩子相似的故事

                图为戈绍琳在与孩子交流。夏莹 摄图为戈绍琳在与孩子交流。夏莹 摄

                刘芳和刘娜是一对小姐妹,姐姐刘芳上五年级,妹妹刘娜上二年级,父亲去世母亲走失的她们自小跟随奶奶长大。长期住校的两个孩子都是自己洗衣服,因心疼妹妹,刘芳总是洗两份衣服。每个周末,奶奶王芳兰都会来看他们,这一天也是姐妹俩最开心的日子。

                “孩子在学校学习,经常去看她们,她们的心里才有盼头,才不会乱想。”王芳兰今年65岁,每次来学校,她都会花费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由于妹妹刘娜是早产儿,体质差,奶奶就经常嘱咐姐姐要照顾妹妹。“我年纪也大了,不能陪孩子一辈子,所以我对孩子的要求就是‘成材先成人’。”

                在这个班级里,孩子们的经历大体相似。陈凯今年已上初一,父母的离去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同,每逢节日,便蹲在墙角悄悄流泪。“他很懂事,学习成绩也很好,就是现在性格比较内向。”陈凯的姨妈红着眼眶,她已将孩子带在身边多年,陈凯每到周末就会打电话给她,表示自己想回家,还曾问过为何自己没有父母。

                孩子们的“戈妈妈”女儿心中的大忙人

                “戈妈妈,戈妈妈……”一到放学时间,孩子们就飞奔到自习室,与生活老师分享着她们的快乐。孩子口中的“戈妈妈”是戈绍琳,今年50岁,2017年9月通过考试来到这所学校任职,刚来时,不少人劝阻过她。“我在2014年患了乳腺癌,后来恢复得不错,所以我还是想来试试。”戈绍琳告诉记者。

                每天早晨五点半,戈绍琳就陪同孩子们洗漱、打扫寝室、跑操、早读,等孩子们上课后,便和其他老师一同重新打扫孩子的寝室与自习室,晚上陪着他们写作业。就连洗澡、洗衣服,戈绍琳和老师们也亲自上阵教学。在自习室里,戈绍琳让每个孩子拿一件衣服,开始上洗衣课,提高孩子的自理能力。

                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戈绍琳每天都写日志,将班里发生的大事一一记录。日复一日的忙碌也导致她长期无法回家,“上大学的女儿放寒假就来我这了,看我对孩子们这么用心,她说我是个大忙人,把爱都分给了弟弟妹妹们。”戈绍琳说道。

                “我陪孩子长大,孩子陪我变老”

                对于戈绍琳来说,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看着孩子们长大。她每个月都要对孩子们进行一次个人谈话,并形成记录保留在册,孩子的进步与退步,戈绍琳也全都记在心里。

                图为生活老师在翻阅谈话记录。夏莹 摄图为生活老师在翻阅谈话记录。夏莹 摄

                她从储物柜里搬出一摞作业本,这是一位二年级学生的所有作业,她指着上面的字迹说:“你看,这个孩子去年下半年学习极度不认真,字迹潦草,远不及上半年,但是今年从目前来看,学习态度很好。”戈绍琳回忆,陪伴孩子们成长有酸有甜,她至今仍记得孩子们送她的生日礼物,“全部是手工制作的小东西,特别可爱,也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据了解,目前孤儿班共有45名学生,年纪均在7岁至15岁之间,这些学生的学杂费均被免除,每月还可享受政府下发的900元生活补贴。面对这些可爱的孩子,戈绍琳笑着说:“我陪他们长大,他们陪我变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