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small id='y5KLoR79'></small><button id='y5KLoR79'></button><li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dt id='y5KLoR79'></dt></noscript></li></tr><ol id='y5KLoR79'><option id='y5KLoR79'><table id='y5KLoR79'><blockquote id='y5KLoR79'><tbody id='y5KLoR7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5KLoR79'></u><kbd id='y5KLoR79'><kbd id='y5KLoR79'></kbd></kbd>

    <code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code>

    <fieldset id='y5KLoR79'></fieldset>
          <span id='y5KLoR79'></span>

              <ins id='y5KLoR79'></ins>
              <acronym id='y5KLoR79'><em id='y5KLoR79'></em><td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div></td></acronym><address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legend id='y5KLoR79'></legend></big></address>

              <i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ins id='y5KLoR79'></ins></div></i>
              <i id='y5KLoR79'></i>
            1. <dl id='y5KLoR79'></dl>
              1. <blockquote id='y5KLoR79'><q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noscript><dt id='y5KLoR7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5KLoR79'><i id='y5KLoR79'></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电影
                火车司机卿太刚的第39个春运
                来源: 色度新闻资讯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新春走基层)火车司机卿太刚的第39个春运

                中新网重庆2月18日电 题:火车司机卿太刚的第39个春运

                中新网记者 韩璐

                “1980年,《人民日报》首次提出‘春运’这个词。那一年,16岁的我也来到铁路上工作。”2019年,是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机务段的火车司机卿太刚经历的第39个“春运”。

                “在铁路工作的39年,通过驾驶的蒸汽机车、电力机车到现在的动车,我也算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过程。”站完2019年春运“最后一班岗”,55岁的卿太刚将迎来自己的退休生活。

                39年里,卿太刚安全行车里程约为165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41周多。他笑称自己几乎见证了中国西南地区铁路路网完善和火车机型更替发展的全过程。

                “我1980年参加工作时,第一份工作是在原来的重庆九龙坡机务段当‘叫班员’。”卿太刚告诉中新网记者,上世纪80年代,火车司机结束前一天的工作后,第二天的班次要晚上才能排出来。“那个时候电话也不方便,就需要确定好班次后由叫班员通知司机。”

                1988年起,卿太刚从蒸汽机车学员、司炉工一直干到火车副司机。“蒸汽机车是比较老的机型了,它的原理是用煤烧水变成蒸汽,用蒸汽推动活塞做功产生牵引动力。很多年轻乘客可能只在书里见过它的名字。”卿太刚说,1990年开始,重庆机务段逐渐用电力机车取代蒸汽机车。

                “电力机车就是现在普快列车和特快列车仍在使用的车型。”卿太刚说,随着火车机型的升级换代,铁路时速从蒸汽机车时代60—80km/h提高到电力机车时代100—120km/h,铁路运输效率也大大增加。

                随着动车时代的到来,2006年卿太刚成为中国西南地区首批取得驾驶资格证的动车司机。2009年,西南地区铁路时速迈进200km/h。2015年,重庆首条高速铁路成渝高铁的开通,卿太刚开始驾驶最高时速可达300km/h的高铁动车。

                从最开始发车要人工通知,到现在火车驾驶舱里无处不在的数字化。回想起经历过的39次春运,最让卿太刚感慨的,是交通工具发生的根本变化。

                “我应该是重庆机务段为数不多开过蒸汽机车、电力机车、动车和高铁的火车司机。”卿太刚说,火车司机对春运最直观的感受,是列车运行速度的提升。“蒸汽机车时代,从重庆开到广州至少需要40小时。后来电力机车将时间缩短到20小时左右,现在动车只需要8小时。”

                卿太刚说,因为地形问题,西南地区铁路多为山区铁路。以前因为路况不好,即使是春运期间开行的火车对数也不多,“随着速度提升,现在铁路的运量是过去好几倍。现在即使是春运期间,也几乎看不到以前那种睡过道、睡座椅底下的情景了。”

                “中国的铁路从80年代的落后、90年代的追赶、2000年的超越到当下引领,也只用了这几十年的时间。我相信随着高铁公交化运行,曾经春运‘一票难求’,会成为历史。”这位经历了39个春运的老铁路人笑着说。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色度新闻资讯网"或电头为"色度新闻资讯网"的稿件,均为色度新闻资讯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色度新闻资讯网",并保留"色度新闻资讯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色度新闻资讯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