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small id='y5KLoR79'></small><button id='y5KLoR79'></button><li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dt id='y5KLoR79'></dt></noscript></li></tr><ol id='y5KLoR79'><option id='y5KLoR79'><table id='y5KLoR79'><blockquote id='y5KLoR79'><tbody id='y5KLoR7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5KLoR79'></u><kbd id='y5KLoR79'><kbd id='y5KLoR79'></kbd></kbd>

    <code id='y5KLoR79'><strong id='y5KLoR79'></strong></code>

    <fieldset id='y5KLoR79'></fieldset>
          <span id='y5KLoR79'></span>

              <ins id='y5KLoR79'></ins>
              <acronym id='y5KLoR79'><em id='y5KLoR79'></em><td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div></td></acronym><address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 id='y5KLoR79'></big><legend id='y5KLoR79'></legend></big></address>

              <i id='y5KLoR79'><div id='y5KLoR79'><ins id='y5KLoR79'></ins></div></i>
              <i id='y5KLoR79'></i>
            1. <dl id='y5KLoR79'></dl>
              1. <blockquote id='y5KLoR79'><q id='y5KLoR79'><noscript id='y5KLoR79'></noscript><dt id='y5KLoR7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5KLoR79'><i id='y5KLoR79'></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音乐
                易纲:中国降准还有一定空间 但较前几年小
                来源: 色度新闻资讯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两会速递)易纲:中国降准还有一定空间 但较前几年小

                中新社北京3月10日电 (记者 王恩博 杜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10日表示,中国目前下调准备金率还有一定空间,但这比前几年小多了,调整存款准备金率要考虑最优的资源配置以及防范风险的问题。

                图为易纲回答记者提问。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图为易纲回答记者提问。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10日上午举行记者会,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谈到存款准备金率相关问题时,易纲表示,去年以来,人民银行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这个力度比较大。

                他说,经过一段时间的降低,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即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他谈到,从国际比较而言,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三档准备金率加权平均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目前是11%,银行清算用的超额准备金率只有1%左右,所以,中国银行的总准备金率是12%左右,实际上跟发达国家的总的准备金率差不多。”

                他指出,中国在这个发展阶段,一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合适的、必要的。

                易纲强调,准备金率下调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还有一定的空间,但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同时,调整准备金率要考虑最优的资源配置,还有防范风险的问题。

                此外,易纲指出,中国要解决如何降低风险溢价的问题,主要是两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是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改革来消除利率决定过程中的一些垄断性因素,更加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通过更充分的竞争,使得风险溢价降低;第二个途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信息的透明度,完善破产制度,提高法律执行效率,还有降低费率,这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都可以降低实际的交易成本,也会使得风险溢价降低。“我们会非常努力地以改革来促进实际利率的降低。”(完)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色度新闻资讯网"或电头为"色度新闻资讯网"的稿件,均为色度新闻资讯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色度新闻资讯网",并保留"色度新闻资讯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色度新闻资讯网版权所有